聖經男人系列 — 亞當, 天下第一人

簡祺亮

亞當第一

亞當擁有無數的第一:第一個被造的人、第一個男人、第一個管理地上萬物的CEO、第一個新郎、第一個丈夫、第一個父親、第一個爺爺…。神用塵土造人,吹入靈氣後,一個有生命氣息的亞當就出現,成為全人類的始祖。亞當座擁優美的居住環境、理常和充裕的生活條件、富挑戰性的工作,及一個另他驚嘆不已的配偶夏娃。神更將治理萬物和全地的權交給他,代表神管理眾生。

神與亞當約法三章,特別清楚指出一個「不可」,『不可吃「分別善惡樹」上的果子』、并言明其必死的後果。但夏娃在與蛇對話及「過招」後,她不單選擇違命進食「分別善惡樹」上的果子,并且給與丈夫品嘗。我們不禁會問:夏娃為什麼明知故犯?蛇的說話真的有這樣大的「魔力」?亞當在那裡?為何他不與夏娃并肩對付蛇的狡辯?為何他不破壞蛇的奸計?為何他不阻止夏娃進食該樹的果子?更甚的是,為何他選擇聽從妻子的說話,違背神的直接指令,不理會死亡警告,以身示法,步妻子之後塵?

亞當與夏娃犯罪後的收場,是被神趕離伊甸園,與這個「人間天堂」永遠相隔。更從此要開始一個,必須終身勞苦、汗流被面,才能從地裏得吃的生活。不單如此,人生命的終極復歸於塵土,因本是從塵土而生的。他們的先後境況,真的「判若雲泥」。

聖經記載了亞當首三個兒子的名字:該隱、亞伯和塞特。但同樣記載了世上第一次兄弟鬩牆之爭,第一宗兇殺案,第一宗在第一個家庭中,發生的兄弟仇殺倫常慘案。

亞當活了九百三十歲就死了。他的一生,終於要劃上一個句號。

亞當的困擾

亞當本生活無憂無慮,有良妻、優差、美居美食,那有困擾之可言?但美好的背後,常隱藏危機。亞當沒有抱著居安思危的心境,讓敵人有機可乘。蛇向亞當稱為我「骨中的骨、肉中的肉」的妻子離間挑撥。可能將夏娃對「分別善惡樹」藏在心中的好奇和疑惑,具體的浮現在她的眼前。在食與不食的爭扎中,她終逃不開蛇的引誘,敵不過自己好勝之心,守不住神的指示。夏娃終於自毀長城,她更將自以為美好的東西與丈夫分享。

表面上,亞當好像是被動者和受害者。在毫不知情的情況裡、在妻子的建議下,誤食「禁果」,冒犯神的指令。但當東窗事發,被神追究時,亞當就自覺無辜。可能最令亞當百思不得其解和慨歎的,會否是,「為什麼最安全的地方,反成了最危險的地方?為什麼最可以信任的枕邊人,反成了陷自己於不義的危險人物?」但細心想想,在伊甸園的「小圈子」社會中,亞當怎可能對事發經過懵然不知?他真的是一個受害者?

亞當的心態

亞當本可擺出他「王者」和「勇者」的心態1,不偏不倚的遵守神的指令,及向妻子說不,拒絕聽從建議,拒食「禁果」。他須先下手為強,阻止蛇對妻子的遊說和誤導,保護妻子免受迷惑。他更應舉直挫諸枉,向妻子及向蛇,重申神向他真接傳遞的指令和警告,以免得罪神。但亞當取了「懦夫」和「冷漠者」的心態。不挑戰蛇、不維護妻子、亦不選擇誠實的面對神。被神質詢下,他將責任歸咎於女人和賜他女人的神。對他們作了批判,與他們劃清界線,自己即置身於道外。更堂而皇之,高呼自己是受害者。高手!

亞當是否盡了做男人責任?

第一、亞當為什麼會掉以輕心,不依循神的指示,不理會後果,選擇「勇」闖禁區?善忘、無知、輕視、好奇?但在創世紀3章17節,神清楚指出亞當行事的原因,是:「你既聽從妻子的話。」亞當從夏娃手上接過「禁果」時,一定頭腦清醒、心知肚明,否則他可以理直氣壯的為自己陳詞,喊冤辯屈。亞當選擇聽從妻子的說話,反之將神的命令拋諸腦後。他寧服從人,多過服從神,正正反映,他沒有堅守服從神的承諾和責任。

第二、亞當為何逃避關懷、保護和領導妻子的責任?他不怕妻子食了「禁果」後會死嗎?他不怕蛇對夏娃施展更多奸計嗎?他不怕夏娃會激怒神嗎?我們不禁要問:「亞當心中盤算著什麼?」除非他真的另有目的,否則他的心態和行為實難理解。亞當是否也對「禁果」心思思,但又害怕出手。但見妻子有所動心,便將計就計,讓太太先嚐。後見她還精神奕奕,沒有如神說的食了會死,心想,神可能說說笑罷了,便一試無妨。他真的這樣心術不正、老謀心算、心藏不露?太太真是試驗品、是犧牲品?難說!

亞當是個真男人嗎?

如何界定真男人本色?Dr Robert Lewis 在其書「Authentic Manhood」對真男人有四個定義:拒絕被動、承擔責任、勇於領導和期盼神的獎賞。

第一,拒絕被動。亞當沒有主動的去得罪神,并沒有親手摘取「禁果」,只是被動跟著妻子走。什麼攔阻他拒絕被動?是不情願、是無奈、是怕得罪「惡妻」?他雖不是主動的行惡,但卻沒有積極的拒絕被動,制止行惡。反之,他暗地裡享受惡中的「樂趣」。神對他的指責是,他向太太就「耳仔軟」,對神的訓令就置若罔聞。被動不是藉口,更不是免死金牌。何況身為一家之主的亞當,這絕不可以自辯的理由。

第二,承擔責任。亞當須要承擔任何責任嗎?可能他自覺最大的錯誤是,英雄難過「美人關」,相信了妻子的「甜言蜜語」。所以當神問他,莫非他吃了禁果時,亞當的立時反應是,你和那女人才是問題的根源,我是無辜和冤枉的。

第三,勇於領導。亞當是首位直接從神得到指令的人,亦受神委託擔當管理萬物的職務。神將替眾生改名的權交給亞當,意味著他是世上萬物的總指揮。創世紀二章十六至十七節提及「…園中各樣樹上的果子、你可以隨意吃。只是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、你不可吃、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。」的話,相信一定不單針對亞當個人而言。可見亞當有職責和義務,去傳遞和執行這吩咐。可惜他沒有這樣行!本身居領導地位,但偏偏由主動變成被動,由領導者變成跟從者。

第四,期盼神的獎賞。 亞當的人生期望是什麼?福已享定,還復何求?但身在福中不知福,想「更上一層樓」?到頭來,只是一場「春夢」。

亞當的見証

亞當的一生見証著他的成敗得失,見証著事情的緣起和他自己的責任。

神賜他得天獨原的生活環境,自由去選擇如何安排他的生活,和權柄去管理大地眾生。亞當偏選擇運用他的自由,去摧毀自己的一生。吊詭?矛盾?不單如此,大地和「連那些不與亞當犯一樣罪過的人」也被受牽連,為亞當的緣故受咒詛。意想不到的是,一個人的犯罪竟會禍延後代。亞當雖先為自我保護,推卸責任給妻子,并與她劃清界線。但最終他選擇與夏娃和好,接納她為眾生之母,一同繁衍後代,沒有因前事而與妻子分離。

神奇妙的作為

創世記清楚描述和交待神創造的奇功,和對眾生,特別對人的奇妙安排。雖亞當和夏娃蓄意犯罪,但神亦不離不棄。沒有因他們兩人的不順服,便與他們隔絕,將他們棄絕。神在宣布判詞後,主動的接納亞當和夏娃二人,為他們製造衣裳以蔽體,為他們的遠行作準備。神對他們無微不至的愛和關顧,與中國先賢所描繪「慈母手中線、遊子身上衣」的境況,有過之而無不及之處。

亞當的結局

Dr Robert Lewis在the 「Authentic Manhood」一書中,向男人提出的挑戰是:「你的結局是否美滿(Do you finish well)?」亞當的結局是否美滿?我相信絕大部份的讀者,都會覺得他的結局令人婉惜。本可優哉游哉,但最終落到被逐出家門、離開樂園的下場。我們不禁會問:「為什麼?」、「誰的錯?」、「後來的日子會如何?」。

雖亞當大局已定,不能有任何逆轉的機會,但他的結局對人類的影響就揮之不去。可幸的是,神沒有讓這困局無止境的延續下去。神差遣耶穌到世上完成他的救贖大計,『首先的人亞當、成了有生命的人。末後的亞當(耶穌)、成了叫人活的靈。2』神藉著基督耶穌,在十字架上受死、被埋葬、及在三日後復活,使『在亞當裏不能避免死亡的眾人,在基督就可以復活。3』

你同情亞當嗎?你對亞當的心態和行為有什麼回應?如果你是亞當,你會如何處理那些挑戰?你會否重蹈覆轍?或你會做一個真的男人?在你的人生中,有沒有與亞當類同的經驗?你認同Dr Robert Lewis對真男人的四個定義嗎?你又會如何評價自已?

1 男人的心態「the Faces of Manhood」。可參閱真理報2008年6月號,或Men’s Fraternity, the Quest for Authentic Manhood第二章。

2新約哥林多前書15章45節

3新約哥林多前書15章22節

更新 (週日, 16 八月 2009 01:38)


亞當, 天下第一人

羅德, 強弱機危(SWOT)的處境分析

諾亞 — “我見你在我面前是義人”

該隱

雅各, 我面對面見了神

猶大,她比我更有義

約瑟 — ”神的意思原是好的“

摩西 — ”40年, 又40年, 又40年“

參孫 — ”盲了才看見神, 盲了方而看見神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