聖經男人系列 — 挪亞,「我見你在我面前是義人」

簡祺亮

「我見你在我面前是義人」

簡祺亮

挪亞

聖經對挪亞的評語極高,他是極少數被聖經描述為義人和完全人的人物。創世記稱他為義人,心裏沒有懷著惡念;相對當代的人,他是個完全人,沒有敗壞和沒有強暴;相對當時在神面前敗壞的世人,挪亞選擇與神同行,在神面前順服。歷史上,有不少人撰文評論挪亞的義人資格,有以他為「絕對」的義人,或有指出他只是個「相對」的義人。不論如何,最重要的是,聖經記載神稱讚他是個義人和肯定他是個完全人,其他的爭論已顯得不再重要了。

在整個洪水事件中,聖經沒有提及挪亞與神對話,亦沒有類似亞伯拉罕向神的代求。在過程中,挪亞并沒有發言表達自己的心境和態度,聖經只記載神對挪亞說話、下達指示和挪亞順服的跟隨。

挪亞以一個拯救者的身份,一個立約者的角色,和一個劫後餘生的餘民心態,肩負起重建新世界,和開拓新秩序的責任。聖經記載在洪水退卻後,在挪亞的家庭中間,發生的一件令他和讀者遺憾的事情。雖沒有詳細記述,但已經讓這「新紀元」蒙上瑕疵。

挪亞的「強弱機危」處境分析

義人挪亞 當芸芸眾生為惡時,挪亞選擇為義;當眾人過著敗壞的生活時,挪亞選擇做一個完全的人;當眾人在神面前行惡時,挪亞選擇與神同行;當眾人隨己意生活的時候,挪亞照著神所吩咐的行。所以,當神要毀滅天下眾生時,卻與挪亞立約,保全他一家的生命。看呀!這就是聖經所介紹,在耶和華眼前蒙恩的挪亞。

A計劃 神與挪亞立約,賜福給他和他的兒子,去開拓一個,人與萬物的新世界、新秩序、新關係,新局面、和新前途。神委派一個義人,一個完全人,去重建世界,去重整神與人的關係。

挪亞的心態和形相 (Faces) 1

希伯來書說:「挪亞因信神,存敬畏神的心,就承受了那從信而來的義,成為了當世的義人。」挪亞顯示出他「帝王」之形相。他不受環境的影響,在千夫所指的惡劣境況中,不隨波逐流,不人云亦云,反擇善固執,「知其黑、守其白」,做一個神喜悅的義人和完全人。

挪亞是一個「勇者」,因著信、靠著神指示他未見的事,就義無反悔的勇往直前。有人會批評他的行為是一種「愚忠」和「愚昧」的行為,但亦正正反映挪亞對神敬畏的心和願意順服的靈。

挪亞是一個「仁者」和「良友」,他對神、對人的態度,感染了他的家人,使各家庭成員也隨他的腳,親近神和敬畏神。挪亞的行為,成為我們如何作一家之主、作好丈夫、作好父親的典範。他們一家人同心竭力,完成神的使命,一同昂首步入方舟,避過洪水之災,成為洪水後「美麗新世界」的第一家庭和新一代人類的祖先。

挪亞是否盡了責任

挪亞盡了他順服神的責任:聖經清楚指出挪亞對神的絕對順服,凡神所吩咐的、他都照樣行了。這個難度十分高,因神所指示的,與當時常人所理解的,不只截然不同,實是南轅北轍。如沒有真正的服從態度,絕難成事。

挪亞盡了努力作神的工作的責任:挪亞對神的指令不單沒有懷疑,更力排眾議、反常道而行,在眾人的挑釁和批評聲中,默默耕耘,完成壯舉。

挪亞盡了他愛護和關懷家人的責任:他以一己的努力,靠著神的恩典,不單保存了家人的性命,更讓其他活物,有延續後代的機會。因此,神賜福予他,叫他生養眾多、遍滿了地,成為新一代人類的祖先,絕對可比美先祖亞當。

挪亞是個真男人嗎?

挪亞絕對是個真男人:他拒絕被動,願意承擔責任,且勇於領導,和期盼從神而來的獎賞。挪亞拒絕被動,樂於接受挑戰,在罪惡很大的世上,在終日所思想的盡都是惡的世人中,拒絕同流合污,拒絕以身示法。他積極潔身自愛,遠離惡事,做一個在神眼中看為義和看為完全的人。他樂意承擔責任,排除萬難,將在世人眼中,看為不可為,和不應為的重任,一一完成。他勇於領導,帶領著一家五口,不理會他人的白眼與譏諷,義無反悔地,依著神的計劃而行。他期盼從神而來的讚賞,但神不單保守他,更與他立約,賜福給他和他的兒子,更給他管理萬物的權柄。挪亞得到的獎賞,遠超他所想所求的。

挪亞的見証

你會否問:「挪亞怎能在芸芸眾生作惡時,可以、願意和能夠作一個義人和完全人?」挪亞的生活和生命的見証,正正向當時的人和現在的我們,作當頭棒喝。它傳遞著一個「雖千萬人,吾往矣」的信息。雖地上滿了強暴,世上眾人都過著敗壞的行為的時候,但人仍然擁有自由意志和能力,去選擇過一個分別為聖,與神同行的生活。「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」這個說法,被挪亞的行動證明,這只是一個藉口,一個用來掩飾我們的惡行的藉口罷了。希伯來書的作者,就活生生的將這個信息,重現眾人眼前:「挪亞因著信、既蒙 神指示他未見的事、動了敬畏的心、預備了一隻方舟、使他全家得救.因此就定了那世代的罪、自己也承受了那從信而來的義。」

挪亞的結局

艱難已過,生活回覆平靜,可以安寢無休的享受人生。但在表面平靜安穩,沒有危機的時候,人就會很容易鬆懈下來。挪亞一生勞苦,又經過洪水之劫,以為可以安享晚年,可以放鬆、甚至可以放縱一下,以作「獎勵」。洪水後,他努力工作,作起農夫來、除了其他農作物外,他也栽了一個葡萄園,且享受其勞碌得來的收穫,美酒。但可惜的是,他醉了。他失去了自我控制的能力,失去了自我約束的能力,失去了分別為聖的能力。他容讓惡行入侵自己的身體和靈魂。就好像耶穌在馬太福音十二章所講的比喻:那人的屋空閒、乾淨和修飾美好,就讓離開了的惡鬼有虛可乘,帶來七隻比他自己更惡的鬼來住下。可想而知,那人的末後境況比先前更惡劣。

或許挪亞缺乏了居安思危的心態,信以為大局已定,可以高枕無憂,毋須有備無患;或許他自視過高,信以為一次半次的放任,無傷大雅;又或許他自覺定力十足,信以為有能力抵禦引誘和挑戰。雖然聖經沒有很詳細向我們講述整件事的內容,但肯定的是,罪惡已臨到這個第一家庭中間,咒詛已臨到其後代身上。

回應和反省

挪亞的事蹟對我們有什麼啟示和警惕?挪亞能夠出淤泥而不染,在罪惡沸騰的亂世中,作完全正直的人、敬畏 神、遠離惡事。聖經將這「人板」活現在我們眼前,與我們對質,好使我們無可推諉。同樣地,這個被神稱讚為義人和完全人的「人板」,也有失敗的一日。這個正說明,人對罪惡是沒有絕對和永遠免疫力的。人不依靠神,不跟隨神的吩咐行事,總有一天,我們會自陷網羅,不能自拔。所以,保羅在以弗所書六章十至十一節的勸諫:「我還有末了的話、你們要靠著主、倚賴他的大能大力、作剛強的人。要穿戴 神所賜的全副軍裝、就能抵擋魔鬼的詭計」,成為我們的警惕、鑑戒和提醒。

  1. 請參閱真理報2008年6月版Awaken Souls甦靈:「男人的心態the Faces of Manhood」的文章。

更新 (週日, 16 八月 2009 01:2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