聖經男人系列 — 摩西:「40年,又40年,又40年」

簡祺亮

飛回平常百姓家

摩西,一個極不尋常的傳奇人物:曾幾何時他的生命危在旦夕,但鋒迴路轉,由死亡的邊緣飛進皇宮,搖身一變,由奴隸變成皇子;又曾幾何時他權傾朝野,叱吒風雲,幾可隻手遮天,但又被打回原形,從「王謝堂前」「飛入平常百姓家」;又曾幾何時他以天地為寢,以霜露為衣,但經歷火鳳凰的重生,成為手執神的杖的神的僕人。由奴隸升格為王室,由宗室貴族淪落成逃犯,再由看管畜生的破落戶,竟能成為掌管耶和華幾十萬大軍的統帥。更令人驚訝的是,出埃及記形容摩西可以像朋友般的與神面對面說話1,又被聖經稱為世上最謙和的人2,是耶和華面對面所認識的3,更被神稱他為盡忠的僕人4。一個被通緝的殺人犯,一個卑賤的牧羊人竟可以得到這樣高格調的稱號和讚賞,可以成為神的代言人,及一個前無古人,後無來者的神的先知。難以想像!利害!

神的拯救計劃:「不可能的可能」

神從摩西的死亡中拯救他出來,神從摩西的驕傲中解放他出來,神從摩西的沮喪中釋放他出來。神沒有撇下摩西,神差法老的女兒,希伯來人死敵的公主來作救援,救活摩西,及救活整個民族;神差一個藉藉無名的埃及人,摩西的敵人,去粉碎他的春秋大夢;神差摩西未來的外父流珥,一個素未謀面的外人,來「接收」和醫治這個身心靈皆受重創的大男人;及最後神親自「出馬」,用一個摩西也認為不可能的現象,焚燒不毀的荊棘,好像「那…坐在死蔭之地的人、有光發現照著他們」,將他從人生幽暗的谷底中拉出來。不單如此,神更向摩西顯示一個他曾經為那犧牲一生的異像,就是挨救以色列人。神更給予他一個絕不可能成功的使命。這就是摩西一生的寫照:他以為可能的正正就不可能的,但他肯定不可能的,神就將它變成絕對可能。吊詭?矛盾?神蹟?

40年宮庭的洗禮:

誰立你作我們的首領和審判官呢? 神從尼羅河的水中施行拯救,一個希伯來人的男孩,本應性命難保,但神的恩典,讓他不單逃脫死神的魔掌,更一登龍門聲價十倍。神不單只拯救他一個人,這只是一個更大拯救計劃的前奏。四十年的宮庭生活,摩西一定獲得超級的教育機會,超級的生活享受,超級的知識和體能的訓練。摩西肯定是一個文武全才,上至天文下至地理,十八般武藝,無不精通的人才。但你可能會問:「他真的是誰?他自覺自己是什麼?」希伯來書十一章二十四至二十五節解答了我們的疑問:「摩西…長大了就不肯稱為法老女兒之子.他寧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、也不願暫時享受罪中之樂.」摩西是一個王者,有自己的原則,不會人云亦云;摩西是一個勇者,不貪圖逸樂、不戀棧權貴,當自覺理直氣壯,便堅守著「雖千萬人,吾往矣」的勇氣和決心,對不公義作出強烈的控訴。摩西的勇氣可嘉但心態不純,智謀欠奉。他自以為是超人,可以用一己之力,拯救整個民族,更甚者是,他同樣地選擇了一個不合法、不公義的手段去達到其理想,「他左右觀看、見沒有人、就把埃及人打死了」。他這樣的手段與埃及不公義的王權沒有分別,與一個不信神的人沒有分別,與一個充滿私心野心的人都沒有分別。他可能在皇宮中耳濡目染,學法老王一樣,以自己為神,有權操縱他人的生死。四十年以來所建立的野心,被那個不識相、不感恩圖報的同胞一語道破:「誰立你作我們的首領和審判官呢?」摩西本以為他絕對有資格作他們的「老闆」,但事與願違,埃及人視他為叛徒,「食碗面反碗底」,以色列人視他為「奸細」,出賣自己的民族自肥。摩西發夢也想不到自己會落得如此收場!

40年曠野的洗禮

不再自我 神將摩西從皇宮中拯救出來。摩西變了,變得更似埃及的王室領袖,變得同胞也質疑他,變得神也不能用他。神將他安置在曠野,賜他一個良師,讓他有空間和時間作徹底的反省和磨練。曠野是一個可怕的地方,但也是一個極佳的訓練場所。中國先賢有話:「故天將降大任於是人也,…,行拂亂其所為,所以動心忍性,曾益其所不能。」就是將要承擔重任的人,必經嚴格的訓練,讓他做事總是不能順利,從而激勵他的心志,堅韌他的性情,增益他所缺少的才能。

話雖如此,這四十年的曠野生活是摩西身心靈的黑洞期。本可備受埃及和以色列兩族人的尊重和羨慕,但現在孤苦伶仃,終日與烈日、風沙、羊群為伍。他失去了自尊,失去了地位,失去了依靠,失去目的和方向。他是一個徹徹底底的失敗者!他還可以再抬起頭嗎?他還有翻身的機會嗎?

皇宮的訓練是頭腦知識,是技巧,可以增強自信,但也使人驕傲,容不下神;曠野的訓練是心靈的淨化,倒空自己,不再自我,可以使人沮喪,但也可以賜人一顆敬畏的心,讓人比較容易去接近神和讓神去接近他。

40年耶和華神的洗禮

摩西,你就是那燒不毀的荊棘 神從曠野裡將摩西拉出來,給這個「活死人」再賦予燦爛的生命力。摩西可以有什麼回應呢?他可能在這四十年的曠野生涯中,失去了說話的興趣和本能,因為無人可談,無話可說、無言以對。不單如此,他對一切,甚至對自己也都失去興趣。他對神說:「我是甚麼人?」摩西自己可能已忘記了這個曾風光一時的摩西強人,現在的摩西只是一個潦倒的牧羊人,還可以有什麼作為呢?摩西的絕望是可以理解的,因為所有內在和外在的因素都對他絕對不利,一切都沒有可能,他可以做的就是在曠野終老,與家人渡過其餘生罷了。但神的回應亦很清楚,他要讓摩西親眼目睹幾個「不可能的可能」的異像,一個生與死的異像:燒不毀的荊棘、死的木杖變成活生生的蛇、痲瘋絕症的發生和痊癒。神藉此向摩西作出宣示和挑戰,祂就是一個可以「無中生有」的神,祂也是一個可以起死回生的神,能夠使自以為「已死」的摩西「復活」過來。摩西在神的眼中就是那焚燒不毀的荊棘。

新造的人:無敵的配搭

由奴隸變成王子,再由王子變成牧羊人,再由牧羊人變成神的僕人;由無到有,再由有到無,但再由無到有;由擁有自己和世界,到一無所有,無依無靠,到被神擁有,進而不再擁有什麼,只擁有神自己。皇宮的經驗、曠野的經驗和對神的經歷,使他成為可以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進迦南的唯一人選。摩西以前拿著埃及皇子的金杖,後來拿著牧羊人的木杖,最後只拿著神的杖。摩西以前自封為領袖,但失敗收場,現在他被神差派為領袖,以神僕人的身份,昂首闊步的帶領神的子民進入應許地。八十年身心靈的培訓和準備代價不菲,但成果超然;四十年領導以色列人出死入生,成為作神僕人的最佳典範和榜樣。

更新 (週日, 06 十二月 2009 16:5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