聖經男人系列 — 雅各:我面對面見了神

簡祺亮

雅各是誰?

雅各是以撒和利百加的次子、以掃的孖生弟弟、亞伯拉罕的孫子、以色列十二族長的父親、以色列國的國父。但他又被形容為代換者、攘奪者和排擠者?創世記用超過一半的篇幅來介紹和描繪雅各的一世,可見其重要性和對後世的影響力。創世記將亞伯拉罕、雅各和約瑟三大「家族」作比較,陳述他們在神救恩歷史中的角色。研讀雅各傳奇的一生,可以讓我們細究人的謀算和神奇妙的作為。

當以掃雅各兄弟二人出生時,聖經的描述特顯以掃的外表—「身體發紅、渾身有毛」,但強調雅各的內心渴求—「手抓住以掃的腳跟」。相對兄長以掃的外向、好動和灑脫,雅各就顯得較為內向、細心,和「為人安靜常住在帳棚裏」。雅各深居簡出,自得其樂,沒有兄長的豪邁英姿。他是母親的寵兒,但未受父親的欣賞。作為一個心思細密的人,他不難察覺家庭內的明爭暗鬥,父親愛兄長、母親愛自己,家中只有四個人,兩個陣形的壁壘分明顯而易見。雅各深藏不露,滿肚「計仔」,為保安全,與他人劃清界線,不容易與人分享內心世界。但「英雄難過美人關」,一次的動真情,就使他「千年道行一朝喪」,白白失去二十年的青春和自由。奉勸世人:「齊人不易做」!

雅各不甘心

雅各一手抓著兄長以掃的腳跟來到世上,因此他的名字就是抓住的意思,從此就開始了他一生為自己四處尋「抓」機會。有人說他是一個機會主義者,是一個完美主義者和是一個狡猾、醒目的「世界仔」。他不甘心,他不甘心屈居「二線」、他不甘心因為數秒鐘的差異就淪為「二等公民」,永遠失去最好的福份和權利、他不甘心被一個自己「看扁」的兄長凌駕頭上、和更不甘心要接受這個殘酷的命運安排。所以他要反抗,要向上爬、要出人頭地、要抓著每一個機會,要重奪他認為應該屬於他的一切。他甚至不惜犧牲他人,抱著一個「一將功成萬骨枯」的心態,以眾人為自己勇闖高峰的踏腳石。他只求目的,不擇手段,連兄長、父親、舅父、妻兒、甚至神,也可以成為他奪權上位的工具。他與母親合伙欺騙父親後,被迫要逃離家鄉,流浪外面二十年,母親離世時也不能相見。你認識一個這樣的人嗎?你有沒有看見自己的影子?

雅各的困擾

雅各不滿意自己的出生、不滿意上天的安排、不滿意父親的偏愛和可能更不滿意他那位「玩物喪志」的兄長。因此他要抓著每一個可利用的機會,去改變自己的命運、去奪回控制權和去重拾自覺應有的幸福。他覺得自己已經失去很多,但更怕的將來會失去一切,所以他絕不放過任何機會,對阻攔者亦絕不手軟。歷史證明雅各非常成功,但這個輝煌背後,可能只是一個「血染的風采」。

雅各爭奪長子名份的大計

你如何理解雅各對他不惜採用欺騙兄長及父親的手段,來奪取長子名份的動機?長子的名份真的這樣重要嗎?真的這樣有價值嗎?兄長好像視之如「糞土」,但雅各不惜窮一切的心力盤算奪取,甚至為它作奸犯科也面不改容?雅各是為了要損人利己,以摧毀兄長的前途,來獲取個人的利益?或是為要盡維護家族地位的責任?或是為了顧全大局—神的大局?

聖經很少直接對人的行為作出價值判斷,但聖經的作者清楚指出以掃不介意用長子名份換取雅各的紅湯,是因為他輕看這個名份。對他來說,這長子名份分文不值,為了普普通通的食物、為了一時的饑餓,就可以輕易的出賣。相對雅各,就絕對是天淵之別,他等了這個機會太久了。他有沒有向其他人流露他對長子名份的渴慕,聖經沒有談及,但在他的內心,相信已「垂涎三尺」,他沉著等候這千載難逢的機會,乘虛而入,終有斬穫。雅各的深謀遠慮實令人佩服,但他這種「靈巧」也令人心寒。

雅各抓著兄長以掃:他沒有資格

雅各如何評價他的兄長以掃?聖經沒有提供很多資料,但作為弟弟的他,可能覺得這位只比他年長幾秒鐘的兄長沒有真的資格、才幹和心態去承擔整個家族。雅各抓著長兄的弱點,主動出擊,成功「賤價收購」了他的長子名份。好一個絕世的買賣、好一個超值的回報。不單貨物互易,雅各還窮追不捨,先下手為強,因怕他反口,更要求以掃起誓,斷他的後路。絕!但他須為這成功的交易付上沉重的代價:他要過著流亡和寄人籬下的生涯、要面對被兄長追殺的危機、要背負與母永遠分離的傷痛、和要承受舅父往後二十年的詐騙。誰敢說沒有「現眼報」?

雅各抓著父親以撒:他不公平

雅各如何評價自己的父親?聖經也沒有提供很多資料,但他對父親的不滿肯定不少,以至他樂意與母親夥合去瞞騙父親。雅各抓著父親的的生理弱勢,老眼分花,辨別能力不再的時候;他也抓著父親的心裡弱點,希望盡快完成祝福,以免夜長夢多。雅各使用瞞天過海的方法,「盜取」父親準備給兄長的祝福。他初時顯露猶豫之態度,但在母親的推波助瀾後,終於踏出欺騙的不歸路。雅各母子如何看自己的計謀?你又會如何看他們倆的行為?但又如你是他們,你會不會有不同的看法?你會否也批評以撒為什麼偏愛以掃?為何什麼不可以一視同人,平等看待?為何要「暗中」安排將家族的全部祝福盡歸以掃一人,將妻子和雅各拒於門外?你會服氣嗎?相對上,雅各臨終時公開地向他的眾子孫宣講的祝福,與以撒的祝福,成強烈的對比。

雅各抓著神:我還活著

雅各遇見神,但雅各依舊是雅各,沒有忘記他抓著的本能,沒有忘懷追求福份的心境。今次不同之處是他抓對了。他抓著的不再是名利,不再是地上的福氣,而是神本身。他得到了什麼?第一,他有了一個新的名字,就是得勝,「與神與人較力、都得了勝」。這個不是普通的勝利,而是從神得來的勝利,是神賜予的勝利。第二,他得到了一個缺憾,「他的大腿就瘸了」。他成為一個跛子,再沒有能力追逐和再沒有能力逃跑。但這個缺憾正正代表他得到了最大的福份,就是毗努伊勒,就是可以見到神,且還可以保全性命。當雅各真正認識神後,他再不需要為自己的幸福奔馳,他再不需要為自己的過錯逃跑,他只需要「安靜住在神裡面」享永遠的福樂。神願意和樂意保全雅各的性命,讓他活著,來作自己的見證人。

雅各的心態和形相 (Faces) 1

雅各是一個「戰士」 (Warrior),有勇有謀,懂得「先發制人,後發制於人」的道理,但總是以自己的利益為主導和為依歸。雅各是一個有「情人」 (Lover),但只鍾情自己喜悅的人,其他的人便束之高閣,甚至視之為敵人。

雅各的得失

塞翁得馬,焉知非禍。他從父親手上奪取了兄長的祝福,但未見其利,先見其弊。經過二十年的逃亡和艱辛後,最終也能成家立室,有財有富,但這就是那夢寐以求的祝福嗎?

塞翁失馬,焉知非福。 神沒有離開雅各,在他百感交集,窮途末路時出手,對他施行「拔出、拆毀、毀壞、傾覆」,但「又要建立栽植」。一個「跛子」雅各反成為一個新造的人,一個身體殘缺的雅各,心靈反得「重生」。什麼才是禍、什麼才是褔?表面的現象有時只是假象,只是錯覺罷了!

雅各的重生見證:火鳳凰

雅各在自己不同的生命階段中見證自己的無知,但同樣的見證著神對他的不離不棄。在逃亡的日子、在孤單無援的境況、在處於人生最低迷的時候、和在舉目無親、求助無援的困局,神讓他恍然大悟,在伯特利「初次」看見天外有天,人外有神,神還同在和神仍掌權。舉頭三尺有神靈,神當得敬畏。

雅各在面對長兄和他的四百家丁時、在山重水複疑無路之際、在人生交叉點之間和在生死存亡之秋、神在毗努伊勒與他正面交鋒。神與他,他與神摔跤。神的出手實要讓他明白人的限制、人的無能和人的無知。他的失敗和他的傷殘正正是神對他過往的自信、自持和自傲作一個了結和劃上一個句號。神保存他的性命目的是讓他在世人面前作一個活生生的例證。

雅各在這二十年的崎嶇逃難中,終於明白一條萬古不變的定律:神是我的神。神不再是一個抽象的名詞,也不是一個高高在上、不食人間煙火的神,而是一個與自己出死入生的神。所以雅各不單為了還他能平安回家的願,更樂意向其他異教徒、不知道或不相信這位神的人作勇敢的見證。他在迦南地的示劍城,在自己的產業內,築起一座壇,起名叫「伊利伊羅伊以色列」,就是 神以色列 神的意思。他毫無顧忌的和驕傲的向世人宣布,這位神就是我雅各個人的神、我以色列家的神、及我以色列國家民族的神。神就是我的保障、我的避難所、我的盤石、我的「GPS」2和我的救贖主。

我們的回應

你有沒有類似雅各對神的認識、認知和認信?知不知神真的在你身邊?知不知神一直與你同在?你有沒有類似雅各的見證?由本來不察覺神的同在,到願意完全降服,接受神為你的神,你的創造主和你的救贖主?

  1. 請參閱真理報2008年6月版Awaken Souls甦靈:「男人的心態the Faces of Manhood」的文章。
  2. 「GPS」Global Positioning System全球導航系統

更新 (週日, 01 十一月 2009 01:21)